设为首页    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图片要闻  > 海拔4200米的坚守 | 揭秘省级“枫桥式公安派出所” 之 木里派出所

海拔4200米的坚守 | 揭秘省级“枫桥式公安派出所” 之 木里派出所

2020-04-17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责任编辑:本站编辑








 坑坑洼洼的路面,满是融化后的雪水。车子一路颠簸,最终在两排钢板房前停了下来。

 看着四周停满的大车和堆满报废汽车的零件,我怎么也无法把它和冉明玉口中“镇上最繁华的地方”联系到一起。

 “我以前是有头发的,你看”

 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车程,3月10日16时,我们终于到达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公安局木里派出所。

 1名所长,1名副所长,2名民警,5名辅警,9个人组成的一座高原派出所,驻守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木里镇。

 “红景天喝了没有?上楼慢一点,别大口呼吸。”木里派出所的所长冉明玉提醒。今年是他扎根高原的第三个年头。常年在4200多米的海拔工作,他的嘴唇有些青紫,深陷的眼窝里布满血丝。

 “我以前是有头发的,你看。”递来的身份证上,几年前的照片上,他有着乌黑浓密的头发。

 “我们这有位老辅警,在这儿待了十年,发际线像清朝人一样。”冉明玉调侃着说。

 “咱们派出所有九名同志吧?”

 “现在是八个人,走了一个,这里海拔高,东西煮不熟,他胃不太好,一年里,前前后后晕倒了四次,实在熬不住了。”

 指着一间间宿舍,冉明玉介绍,派出所一楼是办案区,二楼是办公区,这层是生活区,大家平时都住在所里。

 床头柜上,摆放着正在充电的对讲机。一尘不染的床单上,豆腐块形状的被子整齐叠放。窗户外,一抹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巍峨的雪山下迎风飘扬。

 “两公里外的小卖部,算是我们的‘大十字’吧”

 我有些胸闷,准备打开窗户透透气。

 “慢点,在我们这里,干什么都慢一点,不能快。”看着我起身,冉明玉嘱咐说。

 “这里冬天最冷零下35摄氏度,夏天最热15摄氏度,屋里暖气不能停。”冉明玉说,外头冷屋里热,刚开始大家经常感冒,早上流鼻血,晚上睡不着,随手拉开一处抽屉,里面放着红景天、感冒药、速效救心丸、滴眼液和止痛药品。冉明玉说,这些药在日常生活里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“记忆力衰退得厉害。”冉明玉边说边伸出了双手,他手指甲上的一块块黑斑赫然在目。

 冉明玉家住西宁,平均一个月回趟家,光在路上得花费近十个小时。到家的前两天里,睡觉是他唯一做的事情。他说,下去了就睡不醒,有些醉氧,等身体适应过来,又得上来了。

 附近有市场吗?”

 “每周到县上开会的时候,会顺便买点新鲜蔬菜上来。两公里外的一家小卖部,算是我们的‘大十字’吧,平时买个零食、饮料,都去那里。”

 “风一吹,眼泪就冻住了”

 草原上的水纳滩,夏天是一块块水洼地,冬天结冰后因为阳光反射,加上草原风大,经常会引发自然火灾,可离得最近的消防队也有150多公里,木里派出所承担着灭火的任务。

 “这两个月里,着了三次火,还好一直下雪,没有大损失。”冉明玉说。

 除了救火,疏导交通也是日常工作之一。

 木里派出所附近的垭口海拔4380米,常年积雪,有多个弯道,每当大车经过后,会留下很长的冰溜,冰越结越厚,车过不去,垭口一堵车,两边的交通就瘫痪了。

 因为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大车司机吃不上饭,在高海拔地区很容易出现意外。木里派出所接到报警后,一部分民(辅)警指挥大车依次停留在道路两边,协调推土机铲冰面,有时冰面太厚,铲不完,只能把土盖在上面。一部分民(辅)警就靠嗓子喊,疏导一辆辆大车,直到道路畅通。

 冉明玉说,最长的一次,垭口滞留了100多辆车,其间,他们待了十多个小时分段协调滞留车辆,给被困的司机提供热水和桶面,帮他们取暖。

 “太冷了,冷得窒息,我们虽然都戴着棉帽,但就是刺骨的冷,尤其是到晚上,大家本来就是沙眼,风一吹,眼泪就被冻住了”。回想起疏导大车的经历,冉明玉仍心有余悸。

 晁增平是冉明玉经常提起的老辅警,憨厚的外表,不善言谈,甚至有些局促,每当一紧张就会扶一下他那厚重的镜框。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人,已经在木里派出所坚守了11年。

 晁增平说,自己热爱警察这份职业,每次出警帮助了群众,握手时能感受到群众热烈的、颤抖的双手,这更坚定了他留在这里的决心。

 “牧民们见着警车,会在离家很远处迎接”

 辅警俄措吉拿着上午从牧民家收集的资料,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。虽然是本地人,但走路一快,还是气喘吁吁。

 作为所里唯一的女性,俄措吉不仅是内勤,还是马背上的联络员。俄措吉笑着说:“他们都叫我假小子。”

 木里派出所辖区广阔,群众过着游牧的生活,广阔无垠的草原上,道路通行条件差。为了方便工作,马背上的警务室往返于派出所和群众之间。

 从小在牧区长大的俄措吉,骑术精湛,加之有四年村警工作的经历,让她对木里镇的四个村社路线十分熟悉。

 俄措吉通常10时出发,找最近的牧民家借马,历经雪山与草原后,4小时才能抵达入户的牧民家,路上饿了,就吃一口随身携带的干粮。有时候,一次出警要花费一天时间。

 “这里的孩子出生后,很多都没有录入身份信息,就需要我们走访入户给孩子们照相,很多孩子特别害怕,哭闹着不让拍照。每次我都会买个棒棒糖、泡泡糖,哄着才行。”俄措吉笑着说。

 不光孩子喜欢她,这里的老人也很认可她的工作,生病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向她寻求帮助。俄措吉说,接到求助后,因为路不通,她会驱车到30公里外的牧民家借马,要把老人驮在马背上,牵着下山,警车在离山最近的地方等着,然后再送老人去卫生院。

 “冬天还可以,土都冻住了,夏天雨季多,山上一路泥泞,像沼泽地一样,很难走。”俄措吉说。

 俄措吉说,虽然这里更多的是山和草原,一年见不了多少人,但巡逻从未停止,像夏天易发山洪,冬季易发火灾,他们要去每个牧民家提醒,特别是河道和山根边滞留的群众,要劝他们搬离。

 “牧民们见着警车,会在离家很远处迎接,上前献哈达,特别亲切。他们说,看到我们就感到身边有人守护,还有人关心记挂。”俄措吉说,在牧民心中,即便有矛盾纠纷,警察当中间人调解,大家就特别信服。

 “人民的好警察,百姓的保护神”

 一排排金灿灿的奖状,一面面鲜艳的锦旗,诉说着这里发生的一个个感人故事。

 2018年5月31日,木里派出所接110转警,在牧民草场附近,两名外地男子因天色变黑,突降大雪迷失方向,报案人手机信号时有时无,一直无法取得联系。

 当日木里地区连续降雪,积雪厚、能见度低,前往途中河水暴涨,给救援工作带来极大挑战。在驱车两小时后,冉明玉同五名同事到达草场展开搜寻工作。

 由于迷路群众手机电量耗尽,无法搜寻实时位置。风雪里,冉明玉也在担心民警们的安全,怕大家迷失方向,搜救工作一度陷入停滞。

 “如果当晚找不到被困群众,肯定会出现大问题。”冉明玉深思后决定孤注一掷,要求大家不要太分散,通过呼喊、晃动强光手电的方式,辨别自身位置,同时鸣响警笛,以便让被困群众听到。

 徒步10余公里,历经4个多小时的搜寻后,次日凌晨4时,民警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两个颤颤巍巍相互搀扶着的身影,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气温,两人已处于生命极限。

 “感谢你们把我们的命救了,要不是你们,我俩可能就被冻死了。”被困群众在警车里说出了这句话。后来,他们送来了写着“人民的好警察,百姓的保护神”的锦旗。

 “我有两个愿望……”

 冉明玉说,这里不适合做剧烈运动,物质条件也欠缺,同事之间吃喝拉撒都在一起,时间长了,难免心情烦躁,特别是家里有事时,又不能回去,精神压力大,都憋在心里面。

 为了方便民警和家人视频,冉明玉给所里装上了无线网络。有时,他也会出现在视频里,和民警的父母妻儿唠唠家常。

 “有时看到屏幕上的警察,镜头里的孩子认生,躲在大人的身后。”冉明玉说,“放心,你儿子(姑娘)在这里一切都好,你们也要照顾好身体。”即便父母不理解,但很多民警态度坚决,始终坚守在这里。

 2018年3月,冉明玉下楼时,在楼梯口看见一名同事晕倒在楼梯上,赶紧帮他掐人中,醒来后,民警说自己原本在上楼,突然脑袋一空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2018年5月,一名民警回宿舍休息时,走得稍快,在离床1米多的地方一下摔倒后昏迷,所幸有人经过,防止了意外发生。2017年至今,木里派出所先后有8人晕倒。“在我们这里,从情绪话语到肢体动作,一切都要慢,太快的话身体受不了。”冉明玉说。

 望着窗外的雪山,冉明玉说:“我有两个愿望,希望大家晚上能睡个好觉,希望大家多回家。”

 ◆延伸阅读◆

 木里派出所建于2006年,是全省首批8个省级“枫桥式公安派出所”之一,辖区面积2289平方公里,下辖4个村社,人口1278人,煤炭企业11家,年流动人口5000余人,先后被海西州公安局荣记集体三等功两次。木里派出所发展“枫桥经验”,结合辖区实际情况,改革创新,狠抓社会矛盾化解工作,担负起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,忠实践行着“人民公安为人民”的庄严承诺。近年来,收到锦旗35面,获得各类奖牌证书32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