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   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各地区动态  > 都兰县成立了矛盾排查调解中心 有矛盾别发愁 老党员来支招

都兰县成立了矛盾排查调解中心 有矛盾别发愁 老党员来支招

2021-08-04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责任编辑:本站编辑



“去年‘七一’前夕,我们去慰问老干部老党员,寒暄中,说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成立了矛盾排查调解中心(简称“矛调中心”),但是还没有调解员。老党员晁加太和袁瑛一听,顿时有了想法。”都兰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鲍赟说。

一旁的袁瑛立马接过话茬:“退休好几年了,就在家哄孙子、浪大街,清闲倒也清闲,就是没有归属感。”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袁瑛退休前是都兰县看守所所长,而晁加太是都兰县司法局工作人员。

一次慰问,两名退休老党员加入了矛调中心,有了调解员的矛调中心终于运转起来了,“老党员调解室”走进了百姓视野。

7月16日,“庆百年华诞·看法治青海”大型采访海西行采访组走进了百姓口中的“老党员调解室”,袁瑛拿着一本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翻阅,而晁加太因为腰椎间盘突出,去医院治疗了。

至于为什么要聘请两名老党员来到都兰县矛调中心,鲍赟告诉记者:“一方面,两位老同志退休前就在政法系统工作,常年从事相关工作;另一方面,他俩一个藏族、一个汉族,调解中不仅有工作经验,还有语言优势。最重要的一点,两位老同志都是共产党员!”

采访中,袁瑛向我们讲述了一个让他至今都印象深刻的调解案例。

去年8月,都兰县的枸杞大面积成熟,一名枸杞承包商雇了36名务工人员采摘枸杞。用务工人员的话说,“枸杞就是我们一边采摘着,它们一边红着,总有枸杞在不断成熟。”枸杞采摘完了,而承包商以务工人员没有采摘干净为由,拒付工资。36名务工人员,4万余元工资,务工人员到当地司法所进行调解,希望要回工资,但司法所最终没有调解成功,将这件事反映到了都兰县矛调中心。

了解情况后,晁加太和袁瑛坐上车,到一百公里之外的事发地上门调解。

“这方面晁加太比较有经验。在车上的时候,他就告诉我,见到当事人后,他去了解详细情况,我去给承包商讲拖欠务工人员工资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,两个人对症下药,分头行动。”袁瑛说,“虽然承包商也反映,不少枸杞就白白浪费在地里了,心里很不舒服,但在我们的疏导和调解下,他还是如期支付了务工人员的工资。”

在都兰县,最常发生的矛盾就是务工人员与老板的矛盾。

都兰县是全省以枸杞产业为主的农牧业大县,每年6月至10月,来自全国四面八方采摘枸杞的流动人口急剧增长。人口的增长带来的不仅只有经济效益,还有随之而来的安全隐患、矛盾纠纷。

现在,老百姓都说:“有矛盾别发愁,到都兰县矛调中心支招走!”

去年,一名欠了务工人员一百多万薪资的老板自己找到了都兰县矛调中心,想让两位老党员帮忙调解。他说:“打官司成本太高,关键是还影响我个人发展啊!”

鲍赟说:“正如这名老板说的,走上法庭是最后一步,调解成功一起案例也是为法院减轻了审判压力。我们要把都兰县矛调中心的作用发挥到位,让它深入人心,这样才能提升群众的安全感和满意度。”

“还有一次,一名陕西籍的务工人员被老板拖欠了4万余元的工资,临近春节了,老板给了一千块钱打发他回家过年。我们听说后,主动去调解。”说起这件事,袁瑛至今都有些激动,“我们最头疼的就是务工人员不知道留存证据,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来维护自身权益,有时候干着急”。经调解,这名陕西籍务工人员拿到了1万元回家过年,其余工资达成协议,按月支付。

“今天晁加太不在,如果他在,能给你们讲更多这样的例子。”说到自己的搭档,袁瑛表示敬佩,“他工作比较认真,哪怕一个错别字都逃不过他的‘法眼’。经验也相对丰富,很多时候都是他出招解决问题”。

鲍赟也说:“晁加太平时话不多,但工作起来立马‘满血复活’。有时候遇到文化程度不高的当事人,尤其是年纪大的,他特别有耐心,还带着当事人到相关部门办事,亲力亲为,用实际行动为群众服务。”

袁瑛告诉记者,平时空闲的时候,他和晁加太两人就坐在办公室看看书,想想案子,这次有什么不足,下次怎么样做得更好……

现在,随着社会的进步,矛调中心也在不断提档升级,一站式服务、一条龙服务等等,两位老党员也希望,矛调中心的服务水平和功能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只要他俩在岗一天,“老党员调解室”就发挥一天的作用,服务一方的百姓。